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
自由平等公正法治
爱国敬业诚信友善

【喻黄】扯淡联文12

@蓝谌 的联文
前篇戳我们主页

纯扯淡
没过脑子
短到没朋友
ooc

————————————————————

是夜,白天熙攘的医院清净了不少,有上一两个人走过,也是神色匆匆。喻文州自走廊经过,在一间病房前停住,推门走了进去。

床上躺着的人,是黄少天。

他安静地躺在床上,与平日的喧腾形成鲜明的对比。白得晃眼的被子盖到了他的下巴处,像是睡着了的孩子,让人不忍心去惊醒。

可是自那天起,他就一直睡着,睡了几十天,像是在做着什么漫长的梦。

喻文州坐在病床边的椅子上,沉默地看着黄少天。他轻柔地将自己的额头抵在黄少天的上,缓缓地说,像是在叫醒熟睡的孩子:“少天,该醒醒了。”

不出意外的,那个人还是闭着眼。

— — — — — — — — — — — — — —

黄少天知道自己在做梦,但是这个梦太真实,真实到有些毛骨悚然。他透过那螺钿镜,看着病房里的喻文州轻轻地亲吻着床上的黄少天,然后用一种深深的眼神望着床上的他。

真奇怪。黄少天想。为什么我躺在病床上,为什么喻文州会亲吻我,为什么他的视线如此厚重,为什么,

为什么自己会感到难受。

黄少天觉得什么都是假的,都是假的,都是假的,只有喻文州是真的。他想走过去,走过去拥抱喻文州,但却被那些假的虚妄的压抑的枷锁所禁锢。

他闭着眼。

end.

我想的整个剧情大概就是:
黄少天出了事故成了植物人,前面的1~11都是他成了植物人之后脑子里做的梦。12就是黄少天有点发现不对劲了,他感觉到了真实的自己就是那个躺在床上的黄少天,他也察觉到了喻文州对自己的感情。但是他醒不过来。

【其实就是前面瞎扯出来的脑洞太多圆不过来了于是就随便找个由头完结【结果就是前后完全连不起来【划掉

【喻黄】扯淡联文10

@蓝谌 的联文
前篇戳我们主页

纯扯淡
没过脑子
短到没朋友
ooc

————————————————————

黄少天一脸懵逼。

他把头转向喻文州,用观察显微镜下的生物细胞一样仔仔细细地审视着喻文州的脸。喻文州被他看得发毛,伸出一只手挡住了黄少天的视线。

黄少天拨开他的手,目光又黏了过来。他把头伸向喻文州,脸几乎要和喻文州的挨到一起:“你怎么会是三十七岁?你明明看起来和我一样大,怎么年纪这么大?还有你之前为什么要……”

喻文州没让他黄少天继续问下去。他反问道:“三十七岁很老吗?”

黄少天愣了愣。他稍稍把脑袋缩回去一些,上下打量着喻文州:“也不是很老啊,但是比你看起来的年纪要大很多很多。话说你不要想着转移话题,”黄少天十分严肃“这里面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快说!”

“好好好,什么都给你说。”喻文州做了一个双手投降的姿势,然后转身走向屋里。他在黄少天伸手拽住他之前先一步抓着他的手腕:“进屋再说,大夏天站在外面怪热的。”

“的确很热”黄少天心想。他看了看四周,发现他亲爱的母亲早就进去了,院子里只剩下他和喻文州两个人。

房间里。
喻文州几乎都能看到黄少天溢出瞳仁的问号。他无奈地笑笑,说:“有什么问题都问了吧。”

“你为什么三十七岁还长着一副十四五岁的样子?你怎么又成了我的叔叔?为什么我会在回家的路上看见你还和你一起走了那么多天?还有……”黄少天卡了一下:“我还有什么要问来着?”

喻文州也很无奈啊,他怎么想到黄少天哔哔哔地问了这么多,简直一个问题儿童。“先问这些吧,一个一个来。”

tbc.

【喻黄】扯淡联文8

@蓝谌 的联文
前篇戳我们主页

纯扯淡
没过脑子
短到没朋友
ooc

————————————————————

黄少天还没来得及问点什么,恍惚的思绪就被背后突然冒出来的他妈的声音给拉了回来:“黄少天,愣那干吗呢,快回家收拾收拾,跟我去你爷爷家。”

他有点懵,一方面是因为刚才莫名其妙“看见”的那些东西,另一方面也是纳闷怎么突然要去爷爷家。

黄少天环顾了一下四周,周围的景色和他恍惚之前没什么不一样,大概当时他只是思绪被那个神秘的镜子给拉了进去,但身体并没有做出什么奇怪的动作。

还没等他回过头来,黄妈妈的声音就又从远处传来:“快点啊,不然就来不及了!”

黄少天转过身子,三步并作两步走到黄妈妈的面前。他一边纳闷一边庆幸:纳闷的是这个时候去爷爷家干什么,庆幸的是他妈只是看到了他的背影,如果看到的是一个拿着镜子,一脸木然的黄少天,定然会觉得他魔怔了。

走到黄妈妈面前后,黄少天赶在她开口前问道:“今天怎么想起来要去爷爷家?”

黄妈妈听了这,满脸的痛心疾首:“你居然把你爷爷的生日给忘了!”

黄少天这才记起来,今天是他爷爷的生日!

于是他也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两只手抓着黄妈妈的手,懊悔地说:“妈,我是个不孝子,你打我,打我!”说着就装出把她的手往自己身上扇的样子。

黄妈妈抽回手,笑道:“别贫了。我看等你回家收拾一下再去就完了,干脆直接去吧。”她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打了一辆车。

坐在车上,黄少天想着自己的爷爷——那个年轻时名满天下的手工匠。

tbc.

【喻黄】扯淡联文6

@蓝谌 的联文
前篇戳我们主页

纯扯淡
没过脑子
短到没朋友
ooc

————————————————————

黄少天忽地感觉眼前像是被雾一样的朦胧给罩住了,身体有种像是从高楼坠下一样的感觉。

黄少天的身子颤了一下,猛的睁开眼睛。

他感觉头一阵胀痛,于是使劲甩了甩脑袋。他费了点劲,伸手抓起床头的手机,看了看时间,三点多。

“还早着呢。”黄少天心想。

他躺在床上,想回忆一下刚刚的梦,但是几乎是什么都想不起来。他分明记得在做梦时所想的乱七八糟的什么,记得刚醒时那个梦在眼前历历在目的样子,可是现在却只能勉强记得一点模糊的轮廓。

但是偏有什么是清晰的,清晰得过分。

喻文州。

黄少天还是对喻文州的脸没有印象,理所当然的没有一点印象。但是他就是记得,他在梦里看到的那张脸,是喻文州的。

时间还是太早。没过多久,黄少天就的上下眼皮就像被粘住了似的,死也睁不开。“再睡一会吧。”黄少天如是想。

奇怪的是,明明眼睛困得睁不开,但是黄少天的脑子却是无比清醒,比上地理课还要清醒。这个时候他想念起了自己亲爱的地理老师。有机会把手机带到学校去,录一段她讲课的声音,睡不着的时候听这个,一定特别管用。

零零碎碎地想了一些东西后,黄少天又念叨起了喻文州。

喻文州喻文州喻文州。

这个人真的是奇怪极了。莫名奇妙地出现,莫名奇妙地一起放学回家。起码也是一起撑着伞走了快一个星期的交情,可黄少天还是不知道他的任何消息。每当自己问他什么的时候,他一个眼神就会让他乖乖地闭口不言。还有他的长相,明明天天都会看见他,但是从来都对他的长相没有印象,像是有一团雾气蒙住了他的脸。

最奇怪的是,他居然觉得这一切都理所当然。

一心惦记着喻文州的黄少天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第二天醒来后,黄少天匆匆洗漱吃饭,然后到了学校。

晴朗的一天。

阴雨绵绵地持续了一个多星期,今天终于放晴,而且看起来会持续好久。黄少天也有些欣喜。

放学后,黄少天收拾好书包,下意识地想要把红伞拿出来。翻了好久翻不到,他这才突然记起来,今天是晴天,自己没带伞。

回家的路上,黄少天特意在平日里遇见喻文州的地方等了一会,但是却没有等到,于是他只好一个人回家。

一连几天都是如此。

tbc.

【喻黄】扯淡联文4

@蓝谌 的联文
前篇戳我们主页

纯扯淡
没过脑子
短到没朋友
ooc

————————————————————

于是喻文州把它买了下来。

黄少天问:“我可以看一下吗。”

喻文州没说话,笑着伸手把镜子递给了他。

黄少天将镜子拿在手里。他下意识地把红伞递给喻文州,喻文州接了过来。

黄少天小心翼翼地打开镜子,里面的镜面平滑得很,看上去一丝划痕也没有。不知道为什么,黄少天有些莫名的惊叹。

他又拿着镜子端详了好一会儿,喻文州倒也是耐心,他静静地看着他摆弄着这个镜子,一句也不催。

把玩够了,黄少天把镜子还给了喻文州。喻文州随手把它揣进兜里,另一只手依旧撑着伞。

一路黄少天叽叽喳喳地和他说话。喻文州是不是应和几句,但是对自己的事情闭口不谈,之后黄少天就也没怎么多问。

走到一半,雨停得差不多了,空中只剩下零零星星的几个雨点。黄少天想着把红伞收起来,伸手去拿喻文州手上的伞。

不过黄少天还没碰到伞,就被喻文州抓住了手腕,然后拉开。

他愣了一下,不知道喻文州为什么要拉开他的手。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一脸茫然的样子,却也没有解释什么,只是说道:“别把它收起来。”

语气像是在恳求。

黄少天看着他的眼睛,大脑没怎么思考,就鬼使神差地“嗯”了一声。

然后,他们在雨已经停了的街道上,走到了黄少天的家。

黄少天把红伞接过,跟喻文州说了一声再见,转身向自家的方向走。

喻文州叫住了他。

黄少天举着伞,走到喻文州面前,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喻文州就把那面镜子塞给了他。

在他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喻文州就已经走远了。黄少天看了看手里的镜子,又看了看那人的背影,脑子里乱七八糟的。

tbc.

【喻黄】扯淡联文2

@蓝谌 的联文
1戳 @蓝谌 主页

纯扯淡
没过脑子
短到没朋友
ooc

————————————————————

黄少天不知道为什么,于是没多想,继续往家走。

走了大约走一半的路,黄少天突然看见前面有一个人,挺眼熟的。

黄少天稍稍加快了脚步。那人发现了黄少天,冲他打了个招呼。

黄少天走近了些,发现是昨天和他撑一把伞的那个……

叫什么来着?

黄少天想了一会儿没想起来,于是他直接问道:“又见面了,你叫……”

“喻文州。”他说。

黄少天有些好奇,喻文州这个名字,他以前在学校从来就没有听过,所以今天才会一时想不起来。说不定他不是我们学校的?黄少天心想。

一时之间,谁都没有说话。

黄少天先出口打破这莫名的尴尬:“话说你是我们学校的吗?”

“不是。”

“怪不得呢,我从来没看见过你。”

“……”

喻文州没有搭话。

黄少天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和喻文州说了再见之后就回家了。路上他回头看了一眼,喻文州还站在那里,不知道在等谁。

到家以后,黄少天一边换衣服一边想这事,可是越想越奇怪。

他记不起喻文州的脸。

黄少天记得那把红伞,记得他遇见喻文州的时间,记得喻文州穿的衣服,记得他和喻文州的寥寥几句对话,可是偏偏记不起喻文州的样子。

一点印象也没有。

不知为何,他又突然想起来今天回家时莫名多出来的卖东西的人。

黄少天莫名有些心慌。

tbc.

【喻黄】共舞

@蓝谌 的梗

————————————————————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B站舞蹈区著名up主夜雨声烦暗搓搓地把录好的视频发了上去。

早上,喻文州醒来后,伸出手去拿手机,习惯性地点开QQ,却发现群里一阵血雨腥风。

他好奇地戳进去看。翻了翻记录,群里几乎都在聊着夜雨声烦昨晚发布的一个视频。群里的妹子一个个地都在各种刷屏,以此来表达自己的激动和振奋之情,而群里的一群直男也在啧啧感叹。

喻文州拿着手机翻了下身,关掉QQ打开B站。正好,主页第一个就是夜雨声烦的新视频。他点开了它,结果第一眼就看到了——满屏的弹幕!

“啊啊啊啊啊啊我家烦烦怎么可以这!么!撩!疯狂打call!!!”
“前排承包我家烦烦!”
“情敌们拔剑吧”
“烦烦现在在我床上(*/∇\*)”
“帅裂苍穹!帅炸天际!”
“我烦的笑!!!啊啊啊啊啊啊!!!”

视频中的夜雨声烦一出现,不对,是从视频一开始,各类弹幕就盖住了整个屏幕。喻文州无奈,只好暂时关掉弹幕,这才得以看到视频中人的样子:

他站在正中央,微垂着头。略长的亚麻色刘海有些盖住了眼睛,但是盖不住那人眼睛里的光;上身一件深灰的牛仔衬衣,下身的黑色皮裤把他匀称修长的一双腿完美地勾勒出来,脚蹬一双高帮马丁靴,嗯,鞋跟还不低。

说实话,这一身的确是帅得很。想到这,他忍不住弯了弯嘴角:不管这个人穿什么衣服跳什么舞,只要是这个人,每次都会让他惊艳。

一串念头一晃而过。略一走神后,喻文州又把心思放在视频上。于是,他没有错过夜雨声烦扬起下颌的一笑。

喻文州抿了抿唇。这个笑在他看来着实是诱人得过分,微微一勾唇里,满满的都是肆意张扬,像是最盛的炎日、最烈的火焰。

夜雨声烦动了。他和着节拍,每踏出一步,都跟踏在了喻文州的心里似的。向前踢出的腿迅速地收回,后又更快地踢踏出去,在黑皮裤的包裹下,连肌肉绷紧时的线条都能清晰地看到,灵巧有力的样子仿佛丛林里奔跑着跳跃着的花豹。动作带起衣摆时不时的向上,衬衣里的腰肢也时不时地显露出一点点,虽转瞬即逝,但白皙的皮肤和黑色的皮裤形成的鲜明对比仍旧像烙印般刻在喻文州脑子里。肩膀在转动着,而胳膊也随着肩膀,极具张力地伸展着,恍惚时会给人一种莫名的,猎鹰张开双翼般的感觉。往上的脖颈白极了,白得让喻文州觉得,再近一点,就能看到上面稀疏的汗毛,就能看到皮下跳动的血管;也纤细极了,每当他向后仰头,都会凹显出脆弱的喉结,衬得颈子愈发纤细,给人一碰就碎的错觉。

瞥了一眼进度条,喻文州这才发觉进视频即将结束。关掉视频后,喻文州到评论区逛了一圈。其中的一条热评让他十分感兴趣:

“wuli烦烦真的是撩死!!跪求下一次录钢管舞!!!”

看到这条评论后,喻文州禁不住脑补了一下夜雨声烦跳钢管舞的样子,然后——
抹了一把(不存在的)鼻血。

他顺手在这条评论底下回复了一句:“同求!”然后起床洗漱。

吃完早饭回来,喻文州打开电脑登上B站,却发现点赞和回复跟炸了一样。喻文州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自己是用大号索克萨尔发的那条评论。

嗯,没错,B站音乐区著名up主索克萨尔,就是喻文州。

可是,这也不至于让回复炸成这样吧?喻文州纳闷。

他翻了翻视频下那条评论的回复,一眼瞅见了万恶之源:

夜雨声烦
#39  51分钟前
回复 @索克萨尔:你当钢管我就跳

喻文州不用看也知道那一大串回复都在说什么,肯定是“啊啊啊在一起在一起!” “索夜一生推,推完生一堆”  “不在一起天理难容!!!” “我萌的cp全世界最甜!!”之类。

他笑了笑,在QQ上给一个名为“黄少天”的人发了一条消息:“你要在我身上跳钢管舞?”

没过几秒,对方就回道:“嗨呀当然是开玩笑的啊,我怎么会跳钢管舞这种东西”

“震惊,B站知名up主夜雨声烦居然当众对男粉丝说这种话!”

喻文州笑眯眯地发完这条后,又补了一句:“而且撩完还不负责!”

黄少天的消息过了一会儿才发来:“我靠文州你居然学坏了!还有啊我哪里不负责了我明明都以身相许了好伐x”

喻文州把“以身相许”这四个字拎出来,反问道:“我没记错的话,你不是好久以前就已经以身相许了吗?所以这次就不能算了啊”

对面难得沉默了好久,喻文州倒也不急,就这么神定气闲地等着。

“我真的不会钢管舞啊我就是开个玩笑,文州你信我qwq”

“干脆我教你跳舞好了√”

“然后咱们一起跳√”

看到聊天框里一条一条闪出来的消息,喻文州内心:啊,真开心,少天要教我跳舞。不过他同时也回忆起了,曾经在幼儿园里,被压腿下腰虐哭的自己。这些场景在幼小的喻文州心里留下了挥之不去的阴影。

于是他带着痛并快乐着的心情,慢慢地在输入框里打着字:“乐意至极。如果跳得不好,还请夜雨大大见谅。”

发出去后,他就看到聊天框里飞速跳出一串问号,以及
“文州你是不是被调包了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客套???”

“如假包换的喻文州问你:教不教”

“当然要教的,要不我去你家?”

“好”

黄少天的消息又弹了出来:“诶我说,你可是我的第一个舞伴呢”

喻文州有点惊讶,他问:“为什么我会是第一个?”

黄少天有些答非所问:“如果不是和你一起跳舞,我宁愿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

END.

【喻黄】抱我一下好吗

黄少天盘着腿,百无聊赖地坐在破破烂烂的草席上,一只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捏着根草,一下一下地戳着蚂蚁窝。

他被喻文州抓起来关在这已经五天了。

黄少天,绰号“妖刀”,是大名鼎鼎,人听人烦的魔修;而喻文州,却是正统仙门最被器重的弟子。

因一次偶然的相遇,在他们双方不清楚来历,都以为对方是普通人的情况下,只一眼,沧海桑田,万劫不复。于是,含情脉脉,风花雪月,只羡鸳鸯不羡仙。可惜到了后来,他们还是互相知道了彼此的身份,于是
——分道扬镳。

黄少天不知道这时候喻文州如何如何,至少他是被缠在心尖儿的思念折磨了个够:毕竟他是真的怀着共度余生的心思去喜欢喻文州的。 就在彼此知道身份的前一天,黄少天还在冥思苦想,到底怎么样、以何种身份把喻文州拐到自己那儿去。

当然,在这之后,除了天天忙着相思,在剩下的时间里,他也在思考这个问题。

可黄少天连个馊主意都没来得及想出来,就被一群所谓正派的弟子抓起来了。而且,领头的人,是喻文州。

现在黄少天脑子里是各种跑火车:“文州怎么还把我关在这儿,这里又小又闷还无聊到死啊,真的是什么事也不能搞。虽然那些个狗屁的名门正派都想把我碎尸万段,但是文州才不会狠心杀了我的,他抓我一定是被那些老头怂恿,才被迫这样的,现在嘛,他肯定是在想办法救我出去的。”

“……对吧?”

原本确信的想法在看到喻文州提着一把剑走进来的时候,突然有些莫名的动摇。黄少天低头抿了抿嘴,告诉自己要相信自己曾经的恋人。

看到盘腿坐在地上的黄少天猛的抬起头撇了他一眼,然后又飞快低下头去的样子,喻文州不禁轻笑出声。

黄少天再一次抬起头来,笑眯眯的:“文州你是来救我出去的吧?”

“不是。”喻文州也微笑着。

黄少天的表情一瞬间黯淡了下来。他睁大了眼睛,突然锐利起来的目光一寸一寸地扫过喻文州的脸,仿佛是在辨认他的真假。

怎么会是假的呢?喻文州还是从前的模样,眼神依旧的温柔多情,笑容依旧的温文尔雅。

“可总有哪里不一样了”黄少天心道。

他越来越心慌了。

“那文州你是不是看我太无聊了于是来陪我聊天的啊,文州还是和从前一样好……”

黄少天逼着自己不去想那个最可怕却也是最真实的可能。他只能说些什么让自己不去乱想,但却无济于事。

因为这个可能,被喻文州亲口说了出来:“不是。少天,我今天来,是要杀了你的。”

所以现在,它是真实的了。

黄少天愣住了,然后,是对他来说难得的沉默。他盯着喻文州的眼睛,想在其中窥见什么端倪。

可惜没有。

喻文州的眼睛很漂亮——这是黄少天在第一次见到喻文州的时候,所留下的最初的印象。除去后来情人眼里出西施的一些因素,平心而论,喻文州的眼睛的确是极美的,就像是蓝湛的湖泊,温柔深邃,波澜不惊。当那双眼满含笑意地看着你的时候,你会甘愿溺死在里面。

黄少天有些绝望,因为,他从喻文州那双漂亮的眼睛里,没有找到一丝一毫和往日里不同的神色,譬如悲伤、不忍、淡漠、决然。仿佛无论何时,那人的眼眸里总是氤氲着温润的春风。可是当夏雨秋叶冬雪应该出现的时候,那里春风依旧十里如梦。

黄少天站起来拍了拍衣襟上的尘土,走近了喻文州。他小心翼翼地开口:“文州,是你亲手来杀我?”

“是的。”喻文州弯着嘴角。

黄少天握了握拳,有些语无伦次地发问:“所以呢?那么为什么来抓我的是你,最后又是你来杀我?为什么就不是别的人?还有啊,你杀我,难道就没有一点点的……不舍?”

或者说是,心痛? 黄少天没有将这句含在舌尖的话说出来。

喻文州依旧是勾着嘴角,一如既往地笑着。他定定地看着黄少天,过了一会儿,才慢悠悠地回问:“为什么?”

明明是驴唇不对马嘴的回答,可黄少天偏偏听懂了。他晃了晃身子,深吸一口气,想要自嘲地笑笑,但却笑不出来。

为什么不呢?
为什么会呢?

原来,从开始到结束,都是他自己的一厢情愿。

为什么不呢?
喻文州修为高深,地位又比普通弟子高出一截,而那些糟老头子又不方便亲自出面对付他这个小辈,所以这个重任,自然而然就担在了喻文州肩上。

为什么会呢?
大概是因为,至始至终,所谓的“两心相悦”,就不是真的。黄少天倒是一颗真心,可惜错付了人。或许这本来就是个局,让他一不小心掉下去,而且不想出来的局。既然是个局,那么设局的人,自然不会有什么别样的心思。

只是一刹的功夫,黄少天就想明白了所有的枝节。他还没来得及消化一下这真实,就在朦胧中听见喻文州温和的声音:“既然少天都清楚了,那么也没有什么疑问了吧,那么,现在我可以杀了你吗?”

黄少天猛地精神起来:“我为什么要乖乖被你杀?”

“因为你打不过我。”那人还是笑。

黄少天默然无语,因为这是真的。

“那么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既然快要死了,黄少天索性也没了什么顾忌,打算最后该问的都问一问。

还没等他说完,喻文州就含笑答到:“爱过。”

黄少天忍俊不禁。虽然这是个玩笑话,但是这个时候了,他也就姑且当成是真的好了。这样想的话,或许那些回忆,就不是他一个人的独角戏了吧。

“那杀了我吧。”

于是,喻文州举起了剑,刺向黄少天的胸膛。

的确是痛极。穿心而过的滋味无法用语言来形容,那一瞬间,黄少天几乎是要昏厥。而且,一想到这疼痛是喻文州给他的,他就感觉痛苦以数倍以上的形式加持在他身上。

黄少天用体内全部的念气,层层包围着穿透他身体的剑,借此不让自己就这么死掉。他最后一次,用缱绻的目光描摹着喻文州的眉眼,像是要刻进灵魂里。

以后啊……
不,没有以后了。

恍惚之间,他好像又重新经历了一遍从出生到现在即将死亡的全部。这是走马灯吗?

家境贫寒,自幼体弱多病,父母双亡,奄奄一息之时被一魔修捡了去,看他颇有灵性,便教他修魔。每天夜以继日地修炼,修炼,修炼,修炼,就这样一步步的,成了现在的他。

单调的生命里,只有和喻文州在一起的时间里,是彩色的。那些光影一遍遍的绽放在他愈发混沌的头脑里,像是永远不会熄灭。

但那是虚幻。

黄少天快撑不住了。最后,他模糊着意识,说:“抱我一下好吗?”

没等到回复,他就用尽剩余所有的气力,扑上去抱住喻文州,不顾剑的穿透。喻文州没有躲开。

黄少天好像听见了一声对不起,是文州说的?他没有说没关系,只是对那个拥抱说着谢谢。

他缓缓合上了眼。

黄少天没有看到,他所抱着的人滑落到的下颔的一滴眼泪。

END.